奇热小说网 > 短篇 > 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 > 《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》小说精彩阅读 《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》最新章节列表

《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》小说精彩阅读 《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》最新章节列表

故见情深,不抵流年 第1章 生不如死 免费试读

“亦南…”

苏落缩回放在门把上的手,低声呼唤。

男人喝得醉醺醺,摇晃着身子低头站在门口。

他猛得抱住苏落,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弱小的身躯上。

呢喃自肩膀传来,“落落…如果我妈也不在了,在这世上,我就再也没有亲人了…”

苏落吓得僵直在原地,一年来,只要楚亦南打开这扇门,就像头发狂的野兽,从未表露过这样的…温和…

她缓慢抬起手,试探性地去抚摸埋在肩膀的头,楚亦南沉重的呼吸在耳边回响,并未有异动。

苏落心里激动不已,急切问:“妈还好吧,我刚刚接到医院电话,说她病危。”

楚亦南忽地抬起头,”妈…”

他声音低沉,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,眼里的迷茫升腾起怒火。

苏落惊恐地看着他,怯懦出声:“亦南…”

“啪—”

话还没说完,苏落脸上就挨了重重地一巴掌。

楚亦南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恶狠狠的话语伴随酒气喷薄而出:“你这个贱认,还有脸叫妈?”

“咳…咳…”苏落不停地拍打犹如铁钳般的手掌。

楚亦南眼底的恨意浓如墨色,“要不是你,我妈又怎么会变成植物人,刚才突然病危,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,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,你也别想好过!”

苏落一惊,眼眶里逃出一滴泪来,心疼、震惊、懊悔的情绪在心头涌起,都怪她一年前错了主意,才会让所有事情变成现在这样,她活不长久,是不是老天的惩罚?

也好,如果死在楚亦南手上,能让他早些从仇恨中解脱,倒省得遭受折磨。

她松开手,不再挣扎。

虎口感受到冰凉的液体,楚亦南看向无言落泪的女人,心里突然生出不忍。

“咳咳咳…”基于求生本能,苏落借着咳嗽拼命呼吸,渐渐缓了过来。

楚亦南冷眼低眸,嘲讽地说:“苏落,我还真以为你心中有愧,敢情是吧?从小到大,我怎么早没发现你心思这么阴毒。”

头顶飘落的辱骂激起苏落心中的委屈,她趴伏在地上,颤抖低语:“我…死…”

楚亦南听得断断续续,见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没来由得火大,扯着她往床上拖: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!”

苏落被甩到床上,随手套的运动裤被褪下,洒出一片春光,她慌忙去遮,看着暴戾的楚亦南,下意识喊:“亦南,不要这样。”

楚亦南顿了顿,面色阴郁更甚,“不要这样叫我,想起你那些年装得纯良的样子,我就恶心!”

他大手一挥,将苏落翻过身去,把她的头死死摁在羽绒枕里,不想看到她那张悲戚的脸。

苏落在身下拼命挣扎,楚亦南不屑冷笑:“怎么,结婚之前,你不是一直恬不知耻地说要给我生孩子,现在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苏落,你到底有没有句真话!”

说罢,扯掉仅剩的衣物,分开她的双腿,狠狠贯入。

像是被生撬开的贝,苏落猛得一疼,内心的痛楚,也肆意蔓延。

她哭着求饶:“求求你,求求你杀了我吧。”

不用想也知道,她现在的模样有多屈辱,不论生死,她现在只想逃离这场梦魇。

楚亦南邪冷一笑:“毁了我的人生,想轻易解脱?我偏要你长命百岁,生不如死!”

苏落眼底闪过神伤,她有些不甘心,不想在死之前还和楚亦南像仇人一般,咬着牙喊道:“我是被苏嘉嘉陷害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楚亦南掰过她的脸,不可置信地问。

“婚礼那天,苏嘉嘉说要单独送我礼物,叫我去楼梯口,我听到争执声,推开门时,妈…伯母已经摔到楼下,不醒了。”苏落被扭着头,艰难地陈述。

再,楚亦南和众人赶到,看到她沾满鲜血的婚纱和现场,苏嘉嘉却反手指认,说亲眼看到她推了伯母下楼。

巧合的是,那个角落没有监控,苏落,百口莫辩。

楚母成了植物人,而她,被丢在这里独守空房,楚亦南不定时地出现,每次都喝得烂醉,不由分说地**她,这一年来,她从没有机会说出真相。

“苏落,你是不是撒谎成性,不带脑子不想逻辑了?要不是你做出那种恶心事儿,我早就出了国,嘉嘉也早就是楚太太了,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害我妈?明明是你为了和我结婚,不择手段,丧心病狂!”

不择手段?丧心病狂?

苏落心脏猛得收紧,酸涩在胸腔蔓延,原来这就是她在楚亦南心中的形象啊。

眼前闪现画面,明媚少女笑着叫“亦南”楚亦南的眼眸里情绪闪变,腰间的律动逐渐狠戾。

苏落痛得窒息,无心再去申辩,每一下都被顶得发晕,她失神喃喃:“妈…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。”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