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热小说网 > 都市 > 绝代战神在都市 > 《绝代战神在都市》(李昂南水儿)小说阅读by温酒煮浣熊

《绝代战神在都市》(李昂南水儿)小说阅读by温酒煮浣熊

绝代战神在都市 第014章:借酒问郎君 免费试读

黄昏光景,暮色渐染。

高长恭开车,李昂独身坐在后座,微眯着眼,打量着这座暮光中的城市。

暌违十年,他在变,这座曾生活十六年城市也在变。

他读书时,虽然孤僻寡言,还是认识些人。

有个绰号叫知了的哥们儿,像个小跟屁虫般,整天跟着他,昂哥昂哥叫个不停。

也不知现在过得如何,还在不在蜀郡?

还有那个大他一届的学姐,自己是答应她要考入西蜀学府的,只是最终爽约。

也不知道十年过去,学姐又是什么境况。

或许早就嫁做人妇,孩子都能打酱油。

十年的时光啊,确实可以改变太多东西。

“先生,接下来去哪儿,要不,咱去喝两杯?”

开车的高长恭见李昂有些沉默,便开口。

“倒也不错。”

李昂点头。

这阵子也确实没有畅快喝过酒。

酒瘾是真真有些犯。

高长恭驱车,到了南河边一家名为“幽凰”的酒馆。

此时华灯初上,酒馆还没有太多客人。

三人进去,找了个僻静角落,要了些烈酒,便开始喝。

天策军喝酒的规矩,向来是要行酒令。

高长恭举起杯子:

“人寿只百年,谁得死其所?”

郭破接道:

“有生当饮醉,一醉可成仙!”

李昂朗声道:

“不恨万古英雄吾不见,只恨万古英雄不见吾。”

三人都举杯,碰在了一起:

“铁甲,依然在!”

接着便一饮而尽。

氛围一下就起了来。
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!

接着便是第二杯和第三杯。

这也是天策军的规矩,喝酒必先饮三杯。

上敬天上的英灵,下敬地下的忠骨。

中间这杯,敬这世间的良心!

他们三人,高长恭生的俊俏,柳叶眉桃花眸,男生女相,却又有军人的英气,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。

郭破虽然瘦削,却极为精悍,也是器宇轩昂。

最出众自然是李昂。

雄伟如神,清绝如仙。

若不是亲眼瞧见,很难相信世间竟能生出如此男子。

他们又喝得这般豪气干云,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。

其中不乏妖娆多姿的名媛**,壮着胆子过来搭讪,却又被赶走。

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,哪能让这般水性杨花的女子近身。

却有一身材高挑的女子,提着一坛酒,款款而来。

这女子虽是汉人打扮,看眉眼,倒像是苗人。

蜀郡莅临苗疆,有许多苗人定居。

李昂微微蹙眉。

高长恭就要赶人。

女子解释道:

“三位别误会,我叫苏幽凰,是这间酒馆的老板。三位…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不知是否有招待不周的地方?”

李昂素来寡言,郭破压根就是个不会说话的石头。

这种交际活儿,自然交给高长恭。

他淡笑道:

“那倒没有。至少苏老板您这酒里面没勾水。”

“先生可真是风趣。”

苏幽凰嫣然笑道:

“三位大驾光临,不知道小女子有没有荣幸,请三位喝一杯?”

她在跟高长恭说话,大半注意力却放在李昂身上。

她敏锐地察觉到,三人中真正拿主意的是谁。

有些人的气质,是藏不住的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家先生没有习惯跟陌生人喝酒。”

高长恭拒绝道。

“先生,我手里这瓶,可是我们酒馆最好的酒。”

苏幽凰看着李昂:

“若我没看错,三位应该都是军人吧。小女子虽然只是一介商贾,却最敬军人。若无你们保家卫国,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,又怎能安享太平?”

“苏老板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,又有好酒,那我就破戒一次。”

李昂笑了笑。

他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。

“不过—只饮一杯。”

“一杯足矣。已是小女子三生有幸。”

苏幽凰便扒开酒塞,分别给三人都满上一杯。

动作熟练柔美。

李昂端起酒杯嗅了嗅。

他是懂酒之人,苏幽凰没有说谎,这酒,果然是难得的佳酿。

“三位先生,小女子先干为敬。”

苏幽凰浅浅一笑,落落大方,拿着杯子便干。

李昂三人,自然也一饮而尽。

“果然是好酒,不知苏老板这酒,可有名头?”

李昂仔细品味,愈发觉得这酒,回味无穷。

“小女子是苗人,这酒是我们那边独有的。唤做‘女儿情’是小女子出生时,阿爸埋下的,只此一坛。用你们汉人的话说,红粉与佳人,美酒赠英雄,先生既然喜欢,小女子便把剩下这大半坛酒也赠给先生。”

苏幽凰说完,也不等李昂拒绝,款款行了一礼,便自离去。

李昂倒是有些错愕。

他淡淡道:

“这位苏老板,倒是个妙人。”

又给自己满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他是好酒之人,哪有见着好酒不喝的道理。

高长恭表情却变得颇为古怪。

“先生,这酒…”

郭破警觉道:

“难道有毒?”

“毒倒是没有,但有玄机。”

高长恭解释道:

“据我所知,以苗人风俗,这‘女儿情’一般是女子刚出生就埋下,等遇到心仪的男子才开封,借酒问郎君,女儿美不美。若是男子喝下,那便是答应跟这女子幽会。先生,今晚你可有福了啊。”

他说完便嘿嘿直笑。

李昂满脸错愕。

本来又给自己满上一杯“女儿情”的他,端着杯中酒,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。

却见苏幽凰站在酒馆吧台,不住打量着他,目光七分含蓄三分勾人。

“果是异族女子,可比我们汉族姑娘泼辣得多。不过倒是别有风情。先生,要不我跟小郭先撤,怎么也不能坏了您的好事…”

高长恭挤眉弄眼道。

“无聊。”

李昂白了这家伙一眼:

“不就是一壶酒么,哪有这么多玄机。你要喝便喝,不喝闭嘴。”

高长恭自不敢再多言。

酒真是好酒,三人又都是酒鬼,哪里按捺得住,便继续推杯换盏。

酒过几巡,三人都有些醺了,就听到阵阵吵闹声。

“什么玩意儿,本少叫你陪老子喝酒,那是瞧得起你。还尼玛推三堵四。别以为本少刚才没瞧见,你这骚娘们儿刚才可对那边桌那三个棒槌不住搔首弄姿呢。”

“就是,我们秦少叫你喝酒,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。你敢不喝,信不信把你这酒馆给拆了?”

是李昂他们隔壁桌的几个年轻人。

估计是喝多了,硬要苏幽凰这美女老板陪酒,苏幽凰不从,他们就开始吵闹威胁。

立马吸引了酒馆内客人的注意力。

“是…是秦乐秦大少他们几个啊。这几位主儿,哪个家里都有数亿身家,可不是什么善茬儿。”

“苏老板要惹大麻烦了…”

“是啊,这几位主儿,在咱蜀郡,近乎是横着走的。跋扈的很,谁敢招惹他们?”

宾客们议论着,知道这几个年轻人背景不俗,又有谁敢冒头,去英雄救美?

“苏幽凰,你们异族女子,不是向来放得开么?我看你一个弱女子,经营一个酒馆也不容易,想必缺钱得很吧?”

纨绔公子哥中为首的秦乐邪邪一笑:

“这么着,只要你喝一杯,我就给你五万。”

他打开了一个背包,里面装满了一百张一叠的钞票。

拿钱砸人,是秦乐惯常喜欢做的事情。

他觉得这么做很快乐。

既然给他取名叫秦乐,他自然要做一个快乐的人。

“你!”

苏幽凰脸色发白:

“秦少,请自重。”

便要转身离去。

却被秦乐一把拽住—

“臭娘们儿,给脸不要脸,实话告诉你,今儿少爷我就偏要羞辱你,玩弄你。这酒,**喝也得喝,不喝也得喝!”

“你要不喝,信不信本少大耳刮子抽你?”

秦乐满脸阴狠,肆无忌惮。

欺凌弱小,也是他惯常做的事情。

这么做,他也会很快乐。

“哈哈,秦少!”

苏幽凰哪堪这般折辱。

她端起酒杯,便将一整杯白酒,泼在了秦乐脸上。

瞬间安静。

秦乐死死盯着苏幽凰,任由脸上的酒水,缓缓从脸上滴落。

他不快乐了,他很生气。

“臭娘们儿,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!”

大概静默了三四秒,秦乐终于爆发,他扬起手,就要往苏幽凰脸上抽去!

便在此时—

秦乐举起的手,被狠狠抓住。

一个高大雄伟、器宇轩昂的年轻人,不知何时,便出现在他身边。

“是你这棒槌啊,敢来坏本少的好事?”

秦乐骂道。

他认出了李昂,就是他隔壁桌那三个棒槌之一。

“你让我很生气。”

李昂淡淡道。

苏幽凰请他喝了一坛酒,此刻遇到了麻烦,他自然不能视而不见。

三人都有些微醺,没怎么弄清楚情况,秦乐又是突然动手,以高长恭和郭破的实力,都不可能瞬息出现在秦乐身边。

唯有他能够做到。

但有严重洁癖的他,显然不屑于跟秦乐这种臭虫保持身体接触。

他放开了抓住秦乐胳膊的手,还甩了甩,显然是嫌他脏。

今天出门忘了带手套。

但秦乐显然是误解了,以为李昂很怂,压根不敢拿他怎么样。

他嗤笑道:

“哟,瞧你这棒槌,长得倒是人模狗样,挺适合去当鸭子。难怪刚才苏幽凰都忍不住对你搔首弄姿。”

秦乐满脸的不屑:

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,你很生气?哇,我好害怕。你不会是想打我吧?”

“秦少,我也好害怕,他的眼神好凶。”

“本少也好怕怕,不过他们只有三个人喂,而我们,似乎带着好多保镖?”

“指不定人家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,可以一个打十个哦。”

这群膏梁纨袴,嬉皮笑脸的交谈。

哪里把李昂等区区三人放在眼中。

他们打小就喜欢干坏事,所以都有出门带保镖的习惯。

便见秦乐拍了拍手,就有十多个膘肥体壮、满脸杀气的保镖,冲了过去,将李昂等三人围了起来。

“小子,现在你还生气吗?”

秦乐满脸嗤笑:

“什么玩意儿,也敢学人英雄救美?本少就站在这里,你敢打我一下?来,往我这边脸狠狠的来,我求你了。”

看着十几个将自己围着的保镖,看着无比嚣张的秦乐,看着这群有恃无恐,准备看好戏的膏梁纨袴—

李昂没有说话。

他闭上了眼睛。

“高哥,先生这是在干嘛?”

郭破问高长恭。

高长恭道:

“先生应该是在思考人生,其实我也在思考人生。”

“高哥,知道我脑子不大好使,你说话能不能不卖关子…”

高长恭语重心长道:

“小郭,那你仔细回想你的人生,有没有听过这么贱的要求?这家伙求着我们打他!”

郭破是那种单线条的人。

他仔细回味了一下自己二十年的人生。

摇了摇头,无比认真的说道:

“高哥,还真没有。人怎么能这么贱?”

“我二十四年的人生也没有,想必先生二十七年的人生也没有。这就是我们思考人生的原因。”

高长恭叹了口气:

“我也很难相信世上会有这么贱的人。”

“草,你们想死?”

秦乐哪里受得了高长恭这嘴炮界最强王者的挤兑,完全愤怒。

指着李昂等三人,便破口大骂。

他挥手,指挥着自家的保镖:

“一起上,给他打断这仨棒槌的四肢,一看就是臭当兵的,老子最讨厌就是臭当兵的!”

保镖们立马开始行动,逼向三人。

高长恭跨前一步。

眼神变得嗜血。

这群膏梁纨袴,自然不可能让他家先生亲自动手。

那也太脏手。

郭破也没有动手的想法。

河间瘦虎,天生傲骨。

但高长恭不嫌脏。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追求。

“人屠”高长恭的人生目标,是效法武安君白起,在追随李昂的余生中,杀够百万!

这数字太庞大,所以再垃圾的垃圾,他都不嫌弃。

“把秦乐阉掉,其他人剁手。再他们家族,过来磕头认错。”

李昂吩咐。

“哇哦,我听到了什么,这小子说他要阉掉我?”

秦乐咋舌。

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秦少,你没听错,他还说要砍断我们的手…”

“还要我们家族来跟他磕头认错…”

其他满脸诧异。

彼此对视,接着就是疯狂大笑。

“哈哈,笑死老子了,小子,**不会是刚从二院出来的吧?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?瞅你这怂样儿,本少一根小拇指就能碾死你!”

“还想让我们家族过来给你磕头认错,哥几个背后的家族加起来,便是四大家都要忌惮几分,你算个!”

秦乐在笑。

一众膏梁纨袴在笑。

他们越笑越开心。

“动手!”

秦乐摆手下令。

保镖们领命上前,个个威猛凶残。

其中冲得最快的一个家伙,一脚就往李昂胸口踹去。

便是轰得巨响。

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。

此人倒飞回去。

他的整个胸腔,已经完全塌陷,多了个触目惊心的大窟窿。

自然死得不能再死。

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火药味道。

刹那之间,保镖们身体完全僵硬,生生刹住脚步。

还在开怀大笑的秦乐等纨绔,笑声戛然而止,全都张大嘴巴,眼中满是诧异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。

他们看到了一把大家伙。

黑黢黢的躯干,泛着金属色泽。

黑洞洞的口子,如择人而噬的怪兽,不断在这些人身上游离。

秦乐等纨绔很懵。

他们压根就没想过,对面会有这玩意儿。

更没想到,他们真敢开。

纨绔之间,争风吃醋,也有大打出手的时候,但顶天也就是玩玩冷兵器,还得点到为止。

哪见过一言不合,就掏出一把黑洞洞?

裁判,这尼玛是犯规啊!

“秦乐对吧?乖乖站好,咬咬牙也就过去了,其实,也不是太疼…”

高长恭瞄着秦乐双股之间,脸上挂满笑意。

秦乐浑身冷汗。

看前方,黑洞洞。

这一刻,他好想回家找妈妈。

网友评论